城管文化
城管:在排斥的眼光里坚守
发布时间:2017-01-12
走近真实的城管,他们为规范这座城市的秩序所付出的艰辛和汗水,让人动容;

  从对立到慢慢理解,大多数市民已经开始真正认识城管这个群体了。

  “其实我们不是想驱赶谁,更不是想取缔哪个行业,只是在职能范围内尽可能地让城市秩序变得规整。”

  6月14日的兰州,最高气温35.2℃,创此前兰州今年入夏气温新高。上午9时30分,这种“热情”已进入“预热”阶段,感觉不到风的流动,一种闷闷的热仿佛在蓄势待发。

  王威和队友滑梁、吴开鑫等进行完上班后的例行巡检,监督街头临时的早餐摊点按时收摊后开车返回中队,此时,在单位有一份数字网格化投诉表正等待他们去处理。

  王威和队友都是兰州市城关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临夏路中队的队员,王威是副中队长。这一天,王威带队上大班,从上午8时一直到晚上近11时,一天将忙碌15小时。

  拿到手的“网格化”上共有30多项投诉,都是数字网格中心的拍摄员拍到的街头违规现象,需要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处理完毕。在所有的投诉中,“无照游商”占了近80%。“我们和这些小摊小贩进行着漫长的、琐碎的、反复的街头拉锯战。”王威自我调侃中带着无奈。临夏路中队的执法范围包括西城巷社区、付家巷社区、静安门社区等7个社区及辖区内的所有主次干道,正是西关及永昌路夜市等重点区域,是兰州的中心商圈,更是兰州的门面。

  按照“网格化”的投诉,他们开车到中山路,两名擦皮鞋的妇女远远看到执法车,一手提起擦皮鞋的家当,一手拎起小凳,撒腿就跑。看她们跑得远了,王威没有让队员去追。但在西关什字,两名正摆着“手机贴膜”的男子,被吴开鑫收了简易的广告牌。

  吴开鑫曾经是个“不没收东西”的城管。在他刚加入城管队伍时,他总是对违规占道经营或者小摊贩好言相劝,“因为大家都要吃饭,所以拉不下脸去没收他们的东西,客客气气劝告他们离开。”

  但事与愿违,很多打游击的小摊贩都知道吴开鑫不会没收东西,看到他也不紧张,面对他的好言相劝也无动于衷,这让吴开鑫的工作效率几乎为零。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后,吴开鑫发现,对那些违规小摊贩板起面孔才有效果。前几天,他在执法过程中搬运物品时砸伤了脚,现在走起路来还一摇一摆的。“轻伤不下火线。在我们队伍里要是能找到一名一次伤都没有受过的队员算是奇迹了。”30岁的王威是土生土长的兰州人,他的话里总带着一种让人轻松的幽默和自我调侃。除去上大学的四年,王威几乎再没有离开过兰州,在他看来,这座城市近几年来面貌的改善不是“天翻地覆”,而是一个“极度的反差”。“城管和小贩的关系,永远就像在互相打游击战,我们追,他们跑,等我们一走,他们又从四面八方重新聚集过来。在荣华商厦门口,被我们撵散的小贩重新聚拢过来摆地摊,只需1分20秒,一个足够让人惊奇的速度。”滑梁说。

  单纯的驱赶不是目的,因为每个人都有在城市里获得生存的权利。前两年,滑梁他们曾经想办法规范过街头擦皮鞋的队伍:让他们统一戴上小红帽,穿上红马甲,因为“看起来整齐而且规范”,然后根据人流密度为每个人设定固定的点让他们经营。

  但这个方案执行了一段时间后宣告失败了,因为认识上的差别,很多人在几天后不穿规定的工作服,而且一看到自己的点位上人流减少,就往人多的地方窜,尤其是在西关一带特别突出,摊点乱摆乱设甚至妨碍了正常的人行道路,而规范的经营方式落了空。滑梁他们只好再次开始“游击战”式的追逐游戏。“其实我们不是想驱赶谁,更不是想取缔哪个行业,只是在职能范围内尽可能地让城市秩序变得规范和规整。”这是滑梁对自己工作的认识和描述。

也许这种排斥,不是针对王立君本人,而像王立君一样的每个普通个体,都必须面对人们对“城管”这个群体复杂甚至对立的情绪。

  对城管工作有这样认识的人并不止滑梁一个,在临夏路中队队长王立君看来,城管是一项关系到“城市的总体规划和总体发展”的工作。

  但这样的认识,却经历了一个漫长而痛苦的成长过程,其间遭遇的委屈、脆弱、迷茫甚至自我质疑,在很长一段时间让王立君为自己的“城管”身份痛苦不已。好在这一切都已过去,如今变得成熟的王立君,可以对“城管”工作和身份更理性地思考。

  “城管是每天直接与普通民众打交道的‘街头官吏’,但是在执法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阻挠和困难,不是简单的城管与民众之间的矛盾。”王立君说,更深层次的矛盾在于,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和人的理念变化之间的矛盾。

  从20世纪90年代到现在,中国的现代化、城市化进程有过两次快速的飞跃,城市管理的范畴猛然扩大。

  “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对城市的职能、对城管的工作,都有一个认识阶段;而城管也必须要有一个阶段的摸索,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方式,因为城管并不是一支专业的队伍。当警察可以上警官学校,当医生可以上医学院,当老师可以上师范,但城管只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职业,没有一所学校可以教会我们城管该怎样做,而城管队伍中的成员,也来自于各行各业,我们需要一个学习、摸索、磨合的过程。”

  王立君在当城管以前,是城关区农林局的一名专业技术干部,助理工程师,2005年,兰州市决定成立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并发动当时40岁以下、大专文凭以上的干部报考城管。王立君积极参加了2005年10月17日的考试。

  刚做城管时王立君在城西中队,与临夏路主要管理小摊贩和维护市容市貌不同,黄河北的主要工作集中在违章建筑的拆除。有一天晚上他们凌晨4时多去拆除一家违章建筑,执法对象中有人朝他们大喊:“你们这些空降过来的日本兵!”

  如果说被执法对象不理解还情有可原,那么来自亲戚朋友的不理解和偏见,则给了王立君实实在在的伤害。在他当了城管之后,一些相交多年的好友当着他的面说:“你们城管这些垃圾警察,到哪里都不让人好过。”这些话像一把把软刀子插进王立君的心里,他想不明白的是,朋友相交多年,对他的为人处世都非常了解,而自己也还是从前的自己,可为什么换了一个工作,对自己就如此排斥?

  也许这种排斥,不是针对王立君本人,而像王立君一样的每个普通个体,都必须面对人们对“城管”这个群体复杂甚至对立的情绪。

  2007年的一次执法中,还在城西中队的王立君和队友一起去处理一家理发店的占道广告牌,理发店老板忽然挥舞着一根铁棒冲了出来,为了保护队友,王立君被打了两铁棒,手指和小腿受了伤,虽然和理发店老板一起被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这样的遭遇在王立君所在中队的每个队友身上都发生过。曾经有一位队友被执法对象打得昏迷了整整三天,但是打人者也并没有得到任何处理。

  “只要在城管执法中发生了冲突,基于同情弱者的心理,所有的民众甚至包括媒体,所有的社会舆论都会一边倒地偏向执法对象,但很少有人会关注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王立君说。事实上,城管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强势”,作息不规律、突发任务多、常常加班、待遇极差等各方面的问题,让城管在某种程度上也呈现了其“弱势”的一面,而职业歧视更是让他们成为道德上的“弱势群体”。“到现在,我的很多朋友还在跟我说,你要是再当城管,我们就不和你交往了。”吴开鑫说。而经历过痛苦蜕变最终走向成熟的中队长王立君,每次在听到队员这样的“诉苦”时,只能苦笑。

“付家巷是静安门社区最主要的消防通道,是唯一一条可以走消防车的路。现在天干物燥,万一发生火灾,消防通道又被这些摊贩堵死,后果不堪设想。”

  即便如此,在城管和民众漫长的磨合过程中,一些可喜的现象也在慢慢出现。

  “最明显的改变是现在每天打到中队的投诉电话多起来了,这些电话都是普通市民打来的,这说明民众对城管的情绪,已经从‘对立’开始向理解和依赖转变。”王立君说。

  接近中午的西关什字人流明显多了起来,一名衣衫污浊的老人挑着些桑葚、杨梅,在西单商场门前席地而坐,不时引起过往市民的注意。“你不能在这里卖东西,我不是让你到市场里面去吗?或者到那个路口阴凉处也行,你坐在这里不好看,人来人往的也不安全。”吴开鑫指着路边的巷口,引导老人到那里去。老人指指自己的耳朵,又摇摇手,假装听不见。“她能听见呢,听不见怎么卖东西?”吴开鑫很无奈,却束手无策,围观的人渐渐多起来。

  “你不要在这里了,他说得很对,这里不安全!”“他对你很客气,你不要在这里了!”围观的人七嘴八舌地帮腔,老人移到路边的巷口,人们也自然地散开了。

  “现在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理解我们的工作了。”吴开鑫为这样的改变感到开心。

  下午3时多,酝酿了一上午的热气喷涌而出,太阳明晃晃地照射着,新铺设的沥青路面被晒得油漉漉的,执法车内热气腾腾。“大家注意,桑拿开始了!”吴开鑫像他的名字一样,开心地自我调侃,调剂车内的气氛。

  在付家巷,从周围赶来的果农把水果摊摆满了两边道路。“不是给你们说了,都摆到小区里面去吗?怎么又摆出来了?全都搬到小区里划定的安置点去!”滑梁沉着脸向果农们大喊,大家开始慢腾腾地向小区内移动。为了解决周围果农的瓜果销售问题,临夏路中队积极地和各居民点协调,在不影响交通及行人的前提下在各个居民点为果农们设置了绿色通道安置点。“你喊什么喊,这些农民也不容易,他们也要吃饭!”一名路过的男子理直气壮地对滑梁大喊。

  滑梁仔细打量他,短裤,拖鞋,一副居家打扮。“你家住哪?”滑梁问。“我家就住这里,怎么了?我就看不惯你们这些城管。”该男子说,不满中带着不屑。“你看不看得惯我不重要。你觉得他们这样摆摊,马路上连人都过不去,你住在这里方便吗?”

  男人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悻悻地走了。

  “其实不止是居民出行不便那么简单。付家巷是静安门社区最主要的消防通道,是唯一一条可以走消防车的路。现在天干物燥,万一发生火灾,消防通道被这些摊贩堵死,后果不堪设想。”滑梁说,他可以确定,刚才那个男的如果下次再遇到相同的城管执法情况,一定不会再像刚才那样“打抱不平”。不管这个男子是否情愿,滑梁从客观上让他改变了认识。

  “这样就可以让更多的人从客观上理解我们的工作,这是技巧。”滑梁有些小小的得意。

  下午5时许,大地仍像一个巨大的蒸笼,升腾着让人难以忍受的热浪。马路上的人流、车流逐渐多了起来,永昌路夜市已有人开始出摊,很多人的脸上带着忙碌了一天的疲惫,匆匆往家赶。但对于王威和滑梁他们来说,一天中的重头工作才刚刚开始……

  也许,城管内心的纠结乃至街头上演的猫鼠游戏,随着城市文明的发展和进步,将会越来越少并终将消失……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每日甘肃网--主流媒体 甘肃门户】 原文链接:http://lzcb.gansudaily.com.cn/system/2011/06/27/012046282_02.shtml

上一篇:你是人间四月天——献给为城管事业奋斗的人    下一篇:中国“城管”成英美新词汇

新乡市城市管理局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河南省新乡市人民路1号行政服务中心11楼 邮政编码:453000
联系电话(传真): 0373—3079291 技术支持:今胜昔
豫ICP备10210520号豫公网安备 41070202000169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